咨询热线:0765-86878889
网站公告: 天下現金网公司是以各种热交换器为主要对象的研发、制造和出口企业,目前的主要产品机油冷却器和中冷器,是汽车柴油发动机系统、变速系统的关键零部件之。九州天下娱乐登录浙江中能电气有限公司,位于被称为“浙江绿谷”的丽水市。是专业从事避雷器、绝缘子、过电压保护器和高压

24小时全国服务热线

0765-86878889

如果您有任何疑问或是问题,请随时与我们联系

查看联系方式>>

陝西康素萍:自焚未遂的前因後果

时间:2019-03-11 11:37    点击量:

  陝西康素萍:自焚未遂的前因後果

  因為上訪我被一級監控,自2014年8月底至今被監視居住,實施24小時全方位實時監控到戶,無隱私全透明,沒人權沒尊嚴。

  在此期間,各種無端無理的騷擾無處不在,維穩人員隨時任意進出我的房間,一次次非法侵入並且實施偷盜、或者投放雜物、非法獲取個人信息、無辜挑釁尋釁滋事、隨意散布個人隱私及信息、對我進行侮辱、謾罵、毆打等等,在多次威逼恐嚇要讓我肋骨盡斷、血流成河、站著進來躺著出去等之後於2015年1月4日非法潛入我的房間在我的水杯里投毒,致使我大約5小時幾乎完全喪失意識和行為能力,期間3次昏迷2次嘔吐1次大便失禁,幾乎喪生。

  2015年8月6日,我撥打北京110報警就我上述種種非人的待遇,北京市公安局丰台區右安門派出所接警後帶我回該所詢問情況,但未作處理。既不予立案,也不出俱任何手續(如不予受理通知書及報案回執均沒有),隨即通知駐京辦將我帶離該所,至今無果。

  2015年10月27日至12月26日之間,我的信訪案非但無絲毫解決,政府還誣陷我與境外勢力勾連、受反華組織侵潤滲透;陝西省地質礦產局我原單位的上級主管部門說我反黨反國家、說我擁護習主席不能證明我不反黨反國家,屬於個人崇拜行為,並且在2月15日下午告訴我以後不會再讓我進門,他們管不了我的事情,讓我自己解決;我的原單位西安探礦機械廠說他們很忙沒工夫解決我的問題,讓我自生自滅。

  一級臨控——-陝西康素萍:我是由於2010年9月27日無辜被廠長崔高漢停薪停職非法單方終止勞動關係沒有任何說法而被強行掃地出門,至今無任何法律文書、沒有任何說法、沒有一分錢,而逐級上訪申訴至今無果,足跡幾乎踏遍所有的信訪窗口,郵寄過無數封信件投遞過無數份相關材料,我是1986年進入該企業的正式在編人員,該企業是陝西省省直國企。

  曾經於2011年1月就此事依法起訴到西安市雁塔區人民法院,2011年7月15日西安市雁塔區人民法院違法裁定按撤訴處理,我卻毫不知情,直到2015年12月底我偶然在法院查詢才知道這件事情。我的勞動爭議案從來就沒有進過程序卻被以涉法涉訴案為由拒絕受理多年;2012年5月24日國家信訪局告知我的信訪案已經三級終結,我卻始終不知絲毫,至今也未曾見過終結文書。信訪案三級終結為意味著各級行政機關不再受理。

  西安是雁塔區信訪辦主任張冉於2013年春節期間在北京市馬家樓接濟中心三樓陝西廳對我說:「你的信訪案三級終結與你無關,不需要你知道,不需要你簽字不需要給你終結文書,只要我願意,可以再給你終結一次,依然與你無關,不需要你知道,不需要你簽字不給你終結文書。」

  2015年以來,他們對我實施四面楚歌釜底抽薪,令我眾叛親離,讓我的父母不給我飯吃斬斷我唯一的生路,從精神上和生活上對我實行封鎖掐斷趕盡殺絕。

  2011年11月陝西省地質礦產局及陝西省地質礦產局西安探礦機械廠一行數人闖到我父母家恐嚇他們說:「康素萍再敢進京上訪停發你們兩個人退休工資等……」

  2016年1月4日至今,只要我在我的房間裡整理我的東西、我的鬧鐘在我的房間裡叫我起床、在我的房間裡表達我的喜怒哀樂、我只要去信訪窗口登記、郵寄信件、申請政府信息公開等之後,維穩人員就會非法侵入我的房間偷盜,公然挑釁、威脅。

  事實上自2014年8月對我實施24小時全方位實時監控到戶起,每逢敏感日子、會期、節假日我都會被維穩系騷擾無法維持正常的生活,手段卑劣無所不用其極。

  與此同時我只要不出門安分守己的在家吃飯睡覺過日子,他們就瘋狂的沒有理智的折騰我,一次次挑釁逼迫以達到激怒我目的從而達到其不可告人的目的。

  2015年7月30日我說我想回老家西安,維穩人

員發狂的打我罵我;8月3日我再次說我要回老家西安,維穩人員帶著警察來查房。無奈,我於8月6日撥打北京110報警,右安門派出所接警出現場,但至今無果。

  在您看了我以上的簡述之後,請問:除了死我可還有路可走?!崔高漢他們是不是叫做殺人不見血!?

  2016年2月13日,午後,我在萬念俱灰之下想到並決定以自殺的方式終結這種強權下的痛不欲生!終止這種公權力無韁、泛濫、肆意凌駕於法律之上,從而強加給我的無盡屈辱!崔高漢等人已經斬斷了我所有的生路。

  當天下午15點左右,我在天安門廣場東北側安檢處被警察獲隨身攜帶一瓶白酒和兩瓶酒精,我原本打算看完降旗後,找一個合適的地方結束生命徹底解脫自己。

  隨後,我被警察帶回天安門分局,進入安檢大廳,和其他訪民一起等待處理,等待中突然聽到一個女安檢叫:「康素萍」我立即答應並且走向她,這名女安檢生硬地說:「你聾嗎?」我當時並未聽懂她是在罵我,因此說:「我有點耳背,真的」事實上我真的耳背很多年了。女安檢無視我的解釋並繼續連續不斷的重複說:「你聾呀!」無論我怎樣去解釋她都充耳不聞,態度很惡劣一再罵我,我這才反應過來,她是在罵我是聾子。

  然後,我非常順從和配合的把我唯一的包放上傳送帶接受安檢,以往所有安檢處都是這樣安檢,在過機之後有的會開包逐個檢查,有的就不再檢了。

  可是,今天卻不同,這名女安檢把我的包從傳送帶上刁搶下來,巨型毛澤東像被拆 駭人記憶猶存把包裡的物品逐個取出擺放在傳送帶上過機安檢,我表示這樣會弄髒我的東西,因為換洗衣服之類的都是乾淨沒有穿過的,這下可是不得了了,像捅了馬蜂窩一樣,安檢大廳里炸窩了!幾乎安檢員群起而攻之,並且對我惡言相加,另外,其中一名男警察警號為:051557,助紂為虐推波助瀾興風作浪狂吼不止:「拆撿!全部拆撿!」安檢一看有人(051557)撐腰更加的肆無忌憚,我的衣服和所有物品都是用無色透明的塑料袋包裝的,被她們野蠻的翻檢著,並且說我私藏攜帶刀片等物,就這樣每件物品在逐個過機安檢、又逐個手撿之後在被全部拆成零件再次翻檢一遍,如風捲殘雲,鬼子進村大掃蕩一般無二。

  沒錯,我是訪民!可依法上訪,是憲法賦予我的權利。我同樣有尊嚴需要被尊重!我不偷不搶不是傳染病,並且很講衛生比女安檢乾淨百倍,她憑什麼帶著一雙骯髒不堪手套隨意翻模我的衣服、物品、和身體?!並且故意把我的衣物掏出放在骯髒的傳送帶上,這不是必要而是惡意刁難、濫用職權!

  接下來,一名來勢洶洶光頭便裝膀大腰圓比魯智深還要莊的小夥子把我拖拽到一邊,(情形就像把一隻羊丟進了狼窩一樣)丟給幾個女安檢一起動手,上下齊動手檢我的身體,衣服拉鏈被她們撕拽拉開,像開腸破肚一樣翻檢者,眼睛冒著綠光,摘了我的帽子,掀掉我的絲巾,從頭到腳,摸檢了N遍,結果一無所獲,什麼也沒有查到,所謂刀片只是他們子虛烏有的構陷!興奮的沒收了我的一瓶液體膠水和一個固體膠棒和一盤4公分寬直徑大約6、7公分左右的透明膠帶。

  該安檢大廳裡的051557號警察和一群安檢員態度惡劣如狼似虎惡魔一般,無端的敵視和惡意刁難我,濫用職權!我不知道這究竟是為什麼?我們素不相識也無冤無仇。

  每個安檢員都戴著手套,我們被檢人員是瘟疫攜帶者嗎?他們的手套污穢骯髒不堪,不知攜帶了多少細菌和病毒卻肆意自由野蠻的在我們的物品、食物、衣服和身體上遊走翻模,誰在污染和弄髒了誰?誰才是病毒和細菌攜帶者?!

  更加奇葩的是國家信訪局的女安檢還要把帶著臟手套的手伸進訪民內褲裡、摳進訪民的文胸罩杯裡翻檢,作為訪民被歧視被侮辱無處不在。

  我在那瞬間想到了周恩來在一次外事活動中,與人握手,在握手後對方掏出手絹把手擦了擦,然後,把手絹又裝回了口袋,周恩來見此情景,也掏出手絹擦了擦手,隨後直接把手絹扔進痰盂不要了。

  待所有結束後,我進入暫時容留訪民的大廳裡,很快我被單獨叫出帶到該分局的一個辦公區,就是有很多問訊室的那種地方,並且給我做了筆錄,(負責給我做筆錄的警察很好)這個辦公區我所見到的所有警員都很好。

  再後來我又被帶回大廳和其他訪民一起被送往北京市馬家樓接濟中心,卸車進入大廳安檢之後被大批警察護送到公交車站,安然離開。

  陝西康素萍2016年2月16日

【返回列表页】
地址:小猫咪与大狮子的家  电话:0765-86878889  邮箱:86878889@xiaomaomi.com 网站地图
Power by DedeCmsICP备案编号:小猫咪:版权所有 897218-9 备 IPC公0765223